莲花健康高层地震 业绩连年亏损或沦为“壳”资源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8-08 13:22

莲花健康高层地震 业绩连年亏损或沦为“壳”资源

2018-08-08 12:27来源:投资时报公司

原标题:莲花健康高层地震 业绩连年亏损或沦为“壳”资源

随着太太乐鸡精等品牌的冲击,曾经红遍大江南北的莲花味精近几年逐渐淡出市场。其业绩亦每况愈下,危机正一步步漫延并影响着上市公司管理层的稳定

《投资时报》记者 文馨

主要从事食用调味品研发、生产与销售的莲花健康(600186.SH),近期高管大面积变动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近三个月内,该公司包括原董事长夏建统及原董秘时祖健等在内的多位高管已离职。上交所亦于5月对莲花健康下发问询函,询问其是否隐瞒重大事项。而莲花健康随后给出的回复是“不存在”,并强调公司生产经营正常。

基于此,莲花健康证券部人士在接受《投资时报》采访时表示:“董事的相继辞职确实存在,不过,目前公司一切生产经营正常。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人员较多和设备陈旧,多数设备为20多年前建成投产,因此制约了发展。”

但对此,有券商研究人士透露,前述高管的离职,或与其连续被交易所通报批评有关。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伴随高管相继离职,该公司实控人也可能发生变化。据悉,具有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浙江睿康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浙江睿康)背景的4名董事已全部撤离董事会,新近入驻的董事与安徽地方AMC安徽国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安徽国厚)有着密切关系。前者所持莲花健康全部股权已被质押给后者。

研究人士分析认为,安徽国厚若掌控莲花健康董事会,不大可能是为扭转公司经营现状。其最主要目的,可能是想通过“债转股”方式控股上市公司,再将旗下资产注入,或将其作为“壳”卖掉。

安徽国厚入主的真实目的究竟为何,目前尚不得而知,但不容忽视的是,如今的莲花健康债台高筑,高额的财务成本不仅加剧了公司资金紧张,同时也制约了其进行产业技术升级、市场开拓和新项目建设的推进。

原高管连续三次遭通报批评

近一段时间内,莲花健康包括董事长夏建统在内的4名董事纷纷辞职,引人深思。

信息显示,今年5月8日,莲花健康发布公告称夏建军与袁启发同时辞去董事职务,夏建军不再担任任何职务,袁启发继续担任总经理;时隔一天,该公司又接到董秘时祖健辞去所有职务的报告。一个多月后,6月27日,莲花健康再次公告,邢战军辞去董事职务,但仍担任财务总监。7月26日,董事长夏建统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会董事、董事长等所有职务。

针对高管的陆续离职,有券商研究人士认为,或与连续被交易所通报批评有关。

公开信息显示,6月26日,上交所公布纪律处分决定书,对象包括夏建统、时祖健及邢战军。

上交所认为,莲花健康和时任董事长夏建统,以及霍尔果斯中新云投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新云投)构成关联交易,实现收益3.52亿元,影响巨大,但公司未按关联交易履行决策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且公司和中新云投在监管问询时仍未能如实披露相关安排,严重损害了投资者的知情权。因此,分别对公司及夏建统等予以公开谴责处分,对时任董秘时祖健、财务总监邢战军通报批评处分,同时通报中国证监会及河南省政府,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此外,《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以上辞职的董事中,此前也存在被批评的记录。

2015年12月28日,莲花健康曾因未按规定办理重大资产重组转为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停复牌事项,对信息披露和风险揭示不充分,收到上交所处分决定书,对夏建统和时祖健予以通报批评。

2017年9月22日,上交所再度公告纪律处分决定书称,莲花健康2016年年度预告业绩为净利润2000万元左右,但实际净利润为6524.74万元,超出预告业绩的226%,差异巨大。同时公司更正公告披露严重不及时。因此对包括夏建统、袁启发、邢建军、时祖健、刘建中在内的5人进行通报批评。

控股股东易主

伴随高管陆续离职,该公司实控人也可能出现变化。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名义上来看,夏建统仍是莲花健康实控人,其通过浙江睿康持有上市公司11.78%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不过,该公司持有的全部股权已质押给安徽国厚。

2017年6月28日,浙江睿康因向安徽国厚融资,将持有的1.15亿股(占总股本10.83%)质押给安徽国厚,借款期限一个月。2017年7月25日莲花健康公告称,上述质押展期一年。

2018年2月7日,莲花健康再度宣布,浙江睿康已将其持有的1012.25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补充质押给安徽国厚。质押完成后,睿康投资累计质押的股份数量已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额的100%。

时至2018年6月27日,因该公司股价连续下跌已跌破平仓线,为补充质押,浙江睿康又将其持有的对莲花健康1.78亿元债权质押给安徽国厚。

除此之外,2018年2月,福建平潭万丰长富投资管理中心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亦与安徽国厚签署协议,将前者所持2.2亿元对莲花健康和担保人的债权及担保权利转让给后者。

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安徽国厚对莲花健康或有实施债转股的打算。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目前新进莲花健康6位董事会成员中,除3位独立董事外,其余3位董事疑似具有安徽国厚背景。

今年5月,莲花健康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提名董事候选人的议案》,浙江睿康提名王维法、罗贤辉为公司董事并获得通过。56岁的王维法,毕业于安徽大学,一直在六安市检察系统工作,直至2017年12月退休;董事罗贤辉自2014年至今在安徽国厚任资金管理部副经理,历任风险管理部及战略投资与发展部经理、并购重组部副总经理。

公开信息显示,安徽国厚成立于2014年4月,由安徽博雅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安徽博雅)和上海东兴投资控股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东兴)等发起成立。其中,上海东兴为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之一东方资产全资子公司。安徽博雅持有安徽国厚34.19%股份,为第一大股东,而安徽博雅由李厚文通过直接、间接的方式100%持股。

值得注意的是,2000年至2003年,李厚文曾任六安舒城县第七建筑公司技术员,之后又任舒城县万佛湖建筑公司五显分公司总经理。可以看出,李厚文崛起于安徽六安,与目前莲花健康代理董事长王维法在“六安”或有交集。

多因素致持续亏损

从数据看,目前的莲花健康财务状况并不佳,甚至可说债台高筑。

自2011年起,莲花健康的资产负债率几乎都在70%以上,尤其是2015—2017年,其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99.47%、98.56%、105.86%。截至2018年一季度,莲花健康资产总额为18.66亿元,负债总额为20.1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07.82%。

正是由于多年来资产负债率一直较高,其每年承担的有息负债利息负担沉重。2014 年—2017年,该公司每年利息成本分别为6125.61万元、5888.18万元、4959.78万元和 5359.52万元。

莲花健康公司相关人士也坦言:“公司基本失去融资功能,自筹资金已不可能。目前大部分短期借款已逾期多年,且已进入诉讼程序,这给公司带来沉重的财务负担。”

至于莲花健康存在大量逾期银行贷款的原因,该公司表示,主要系1999年至2004年间,由于过度扩张、兼并收购、环保投入、工艺改造等原因,集中占用了公司大量资金,导致2004年资金链发生断裂,银行贷款无法偿还。

从业绩来看,其净利润下滑也逐步加剧。数据显示,2011年—2017年,莲花健康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59亿元、3657.08万元、-3.29亿元、2386.95万元、-5.08亿元、6254.74万元和-1.03亿元。七年间,该公司合计亏损12.76亿元,2018年一季度亏损3031万元。

“包袱较重”或许也是莲花健康连年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在《投资时报》记者采访中,莲花健康证券部人士也重点提及了“人员较多”和“设备陈旧”两点。

不过,同业情况并不都如此“糟糕”。同样是味精生产企业的阜丰集团(0546.HK)和梅花生物(600873.SH)却实现了营收、利润双增长。数据显示,阜丰集团2011年营业额和净利润分别为84.70亿元和6.04亿元,2017年底的数据分别为131.70亿元和13.30亿元;梅花生物2011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68.66亿元和7.2亿元,而2017年底的数据为111.32亿元和11.74亿元;2018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32.07亿元和2.48亿元。

分析人士认为,近几年,莲花健康资金链始终处于紧张的死循环状态,历史遗留的多数债务至今无力偿还,不仅使得公司难以通过正常融资渠道进行融资,也严重制约了公司实施有利于发展的战略规划及其相应的项目投资计划。

带病运营,或许是制约该公司的一个死结。

未来,其出路又在何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